智愛3104

CP可拆不可逆!

【豹玫瑰】任性的猫殿下 5/N

5.

一个晚上可以发生很多事,今晚绝对算不上Everett一生中最精彩的部分,却也绝对算得上是他人生中重要的一个转折点。当他再次睁开眼,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与平时不同的星空,那是种纯粹的黑,他引人入胜却又让你毛骨悚然,而镶嵌在漆黑之中的是各色光芒的星石,那样的温暖,那样的美丽,而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里的星空,就好像,是在等着他来摘采,他鬼使神差地伸出右手,想要去碰触那些耀眼的星光。

“啊,星星……”他就这么徒手抓到了那颗星石,入手冰凉,金色的星光在他的指缝间流淌,等他将手中的星石拿到眼前时,光芒已比之前要暗淡了很多,他能感觉到这颗星星在渐渐地失去活力,“这可真奇怪,”他知道等光芒全部褪去后,这块星石就和躺在路边的普通石头没有任何区别了。

他坐起身,入眼的是一大片黄绿相间的植被,双手把玩着星石,他试着回想起睁眼之前发生的事,将那些残存在他的记忆里的碎片整理出来,他已经醒了有一会儿了,却除了还记得自己是谁之外一无所知,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他到这里多久了,又是谁把他带过来的,他想找人问问,也试着找寻线索,但环顾四周除了大片植被外,只有零星几棵矮树陪着他。

“也许我是死了?”他对自己说,“所以这就是死后的时候?”

除了死亡,他想不出其他的答案,他又躺了下来,将身体埋进植被中,他意识到除了手中星石的温度,他感觉不到任何温度,包括他自己的温度。

这是种奇怪且难得的体验,他卷曲身体,用手怀抱住自己,试着给自己制造点温暖,但什么都没有。

他觉得自己就像是赤裸裸地躺在这片草地上,不,他再次意识到他就是赤裸裸的。

“……”,他想说这不科学,但和死亡本事谈论科学,这原本就是无意义的事。

他闭起眼睛,开始学着习惯这难得的平和,他不知道自己还需要在这里呆多久,也许是需要等到他灵魂消散的那天,在这里没有太阳和月亮,只有抬眼的满天星空;也没有风,耳边只有身体摩擦植被时产生的沙沙声,一切都那么寂静安宁。

“咕噜噜……”

一个声音打破了此刻的平静,随后温热的物体拂过他的发丝,有什么东西绕着他转了数圈,他睁开眼,看着那个突然出现的捣蛋鬼。

那是一只短毛的孟加拉猫,中型个头,象牙般的披毛底色,翡翠蓝色的眼珠,外加猫足状的玫瑰花纹,奇异的是它的毛发上仿佛敷着一层金沙般的光芒,如果不是离得近,很难发现得到。

“我的天,”那应该是他的猫,但又不是他的猫。

“老伙计,你这算是脱水过头开始掉色了?嗷!”回答他的是自家主子的一爪子。

“咕噜噜,”甩完一爪子,那只白猫便一脸高冷的转身就走,似乎它的出现就只是为了能甩他这一爪子,他看着它走了没几步又停下回头看着他,像是在催促他跟上。

“所以,你是来带我走的……”

“咕噜噜……”

白猫看他不动,朝他又咕噜了几声,右爪象征性地抬起,做了几个刨地的动作,他知道那是自家魂现不耐烦时的表现,它总是那么任性,要求所有人都得听它的。

“我只是没想到送我最后一程的会是你。”他如是说道。

他跟上了他的猫,与它并肩走着,他们踩着柔软的植被前行,他们的脚步不快,他也几乎用不着看路,即使走错了,他的猫也会提醒他,指引他方向,就像之前的每一次。

“我得说,我有点难受,你知道的,我还没做好死亡的准备,我觉得自己还挺年轻的,也许,可能还会有很美好的未来,升职或者结婚什么的,可能会有1、2个孩子,当然没有也无所谓,就是,就是……”

他有些哽咽,他不后悔为Nakia挡枪子,他只是还不想那么早的死去,就像他自己说的,他还年轻,以后可能还会有许多好事在等着他。

白猫就像过去,在他每次伤心难过时,轻松跃上他的肩膀,用右爪轻抚他的头顶,“咕噜噜噜。”

TBC

回家再改……今天忙到只能抽空摸鱼,老板在身后只敢小窗口写文,各种心惊胆战啊……

评论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