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愛3104

CP可拆不可逆!

【豹玫瑰】任性的猫殿下 6/N

6.

等他稳定些情绪后,他们又再次上路,一望无际的草原与密密麻麻的植被,无论走到哪都是一样的风景,他不觉得枯燥,甚至希望这条路能一直走下去,不要停,他不知道走了多久,他感觉不到饥饿,也不会口渴,连丝毫疲惫的感觉都没有,他就那么走着,带着他的猫,他的猫自从跳上他的肩膀后就懒得再挪窝了,反正小爪子指向哪,他就会往哪走。

也许是一小时,也许是两个小时,也或许是更久,在他们面前慢慢出现一条河流,河水潺潺,它由东向西缓慢流动,但那似血一般的颜色,却是看着就让人不寒而栗。

“咕噜噜,”白猫轻巧地跃身而下,向着河流走去。

“……”他说不出话,他知道他们的目的地到了,是他该离开的时候了。

他看着他的猫自顾自地跳入河水之中,没有一点留恋,就这么消失在他眼前,现在,这个世界又再次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他在河边等了很久,白猫的身影没有如他希望的那样再次出现,他就这么站着,静静地看着河水流淌,遥望河流的尽头,猜想它从何而来,又为何而去。

“我一定蠢爆了,这一点用都没有。”

他做了几个深蹲,又深呼吸了数次之后,踏出了第一步,朝着河流走去,边走还边碎碎念着,“人生百岁,总有一死,从我决定要从事CIA的那刻就已经注定了会有那么一天,我只是没想到这一刻来得早了点,但我不该逃避……”

他用脚尖轻点河面,河水似乎是温热,也可能是由于过于紧张而引起的错觉,“呼……哈……呼……”,几个喘息后,他试着把右脚整个伸入河水中,温热的河水在他的脚趾缝间嬉戏。

当他准备撤回右脚时,他感觉自己的脚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在他反应过来前,他已经整个人都翻入了河水之中。

他想向上游,却被河水推着沉入河底,原本温热的河水变得冰凉刺骨,窒息感随后而至,几个挣扎间,疼痛突然栖身,就在他致死的伤口处,他挣扎着,用尽最后的力气,然后再次被河水推向寒冷的深渊。

“嘶……”再睁眼,他回到了人间。

他躺在床上,看着陌生的白色天花板,他的感知都回来了,现在的他又冷又饿,冷风在他的双腿间穿梭,脑袋还在不停嗡嗡直叫,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刚被一个200多斤的壮汉抡起来揍了一顿,然后被扒光了衣服扔在了地上的可怜虫。

“咕噜噜……”

现在他被一只猫爪子糊了一脸,那是和梦里一样的象牙白色的猫,翡翠蓝的眼里装满了嫌弃。

那不是一个梦吗?还是他真实经历过的事情?理不清头绪,他决定先起来搞清楚自己身在何处,至于猫的事可以留着以后慢慢弄清楚。

起身时,他感觉到了背部肌肉在抗议他的粗暴,他想起之前的枪伤,他紧张得伸手触碰伤口,但上下左右摸了数次都没有摸到伤口,所以他做了个梦,醒来伤口就自己好了?

到底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穿着睡裙,光着腿在房间内转悠,寻找着能够回答他的人。

“你醒了?”

女性,不,应该是雌性,猫科重种,年纪应该不大,魂现是一只棕黄色的小型美洲豹。

Everett快速地分析着任何的可能性,企图从这个背朝自己的女人身上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这里是哪里?”

“Kansas,”少女转身看着他,“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话。”

“……”他想他知道他在哪了。

Wakanda……那位黑豹陛下竟然把他带回家了……

TBC

麻吉,终于写到带回家了,想屎……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