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愛3104

CP可拆不可逆!

【豹玫瑰】任性的猫殿下 7/N

Warning:

OOC、以及让作者都感觉不适的金手指

作者改了些设定以免阅读困难,此章开头的T'challa还不知道Erik是自家堂弟,在决斗前一刻才得知自己父亲做的事,然后导致决斗时被Erik扔下瀑布(这段回家后会加进去,上班摸鱼永远没时间beta)

7.

Wakanda的科技非常先进,看着那些磁悬浮车量快速地进出通道,让Everett有种穿越到未来的感觉,新奇但更多的是担心,他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做好接受Wakanda的准备,也许Wakanda一直保持神秘也是为了保护这个世界不被打扰。

它还那么幼小,跟Wakanda相比,只能算是牙牙学语的阶段。

他脑子里有太多的顾虑,但这一点都不影响他和Shuri之间的交流。

他不得不说和Shuri聊天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尽管她的调侃有时会让Everett不知所措,但一位少女的烂漫话语总好过某些老家伙的狗屁不通。

而且Shuri还是位慷慨的分享家,无论是关于Wakanda的人情世故又或是关于振金的那些无关紧要的小秘密,她都会事无巨细地一一解释给他听。

在等待T’challa来接他的这段时间里,他们聊了很久,其中还聊到了Everett的身体状况、他的濒死体验以及他魂现的改变。

“哇—!这可真神奇,也许我该再给你做一次全面检查,我不得不怀疑你魂现的变化与你受伤时经历的那些有关。”

“当然也有可能是受到了Wakanda区域的立场影响,又或者是因为振金?可能性太多了,”她说着说着就开始不怀好意笑了起来,缓慢地绕着Everett转了好几圈,打量的眼神上下观察着他,就好像眼前的男人只是她的一个实验品,但Everett知道她只是想吓唬吓唬自己,喔,多么调皮。

“Shuri,麻烦收收你那浮夸的表情,这可吓到我了。”

T’challa闲情逸致地走了进来,身后跟着Nakia,“看来你们玩得很开心,Everett,Shuri。”

“Your Highness,是的,我们聊的很开心。”

“T’challa,please。”他朝Everett点头笑了笑,不是那种居高临下的傲慢笑容,只是一个友善的,表达感激的笑容,“我必须要感谢你为Nakia做的一切…”

“不用。”Everett有些惊讶于自己的粗暴,深吸了口气又重新开口说道,“毕竟不用我做那些,我相信她也会没事的,再说,还得感谢你们救了我一命。”

他不太愿意提起这件事,他不需要别人提醒自己多管了闲事还要劳烦别人来照顾自己,他有自知之明,而且自醒来后,他多少回忆起受伤时的情景,隐约之间还听到了3人之间的争吵。

当T’challa带着Nakia出现的那一刹那,他心里就一股子邪火噌噌往上冒,没有原因的就想往那张笑嘻嘻的脸上来上一爪子,嗯?一爪子?!

噢,该死的费洛蒙!该死的破猫!

“Everett你没事吧,怎么脸色突然变得那么差,不行的话,让Shuri再给你做次全身检查吧。”

“谢谢关心,不必了,我只是有些饿了,你知道的,我可是从昨天到现在都滴水未进呢,”他当然没事,就只不过是被自家的那只破猫影响了而已。

能轻易地感受到来自魂现的情绪,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而比这更麻烦的是,他发现他的魂现对那只黑豹的感觉根本不是什么老子看你不顺眼就想锤你两拳,而是,而是气那只黑豹一直在朝三暮四地和别的魂现勾搭。

卧槽!

要不是时间和地点都不对,他早就把那只猫给拎出去好好谈一谈了,所以,你们tmd是什么时候这么熟了?!问过他这个主人吗?!

他不是没见过因为费洛蒙合适就结合的人,就连魂现属于天敌属性的2个人都可以因为费洛蒙合适而结合在一起,其中结婚生子的也不在少数,他也曾幻想过找这样一个人共度一生,但这个人却绝对不能是T’challa。

撇开那些感情因素不提,他们之间有太多的问题存在了,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解决的问题,那些问题困难到光是想想就能秃一脑袋毛的程度。

而现在他已经完全不能思考了,因为他的猫已经跟T’challa的黑豹打了起来,并且还是单方面的施暴,Oh My God!

你能想象一只小巧的白猫站在一只比它体型至少大了3-4倍的黑豹背上,用自己带着肉垫的粉嫩爪子不停拍打身下的那只黑豹的脑袋吗?

他不但不用想象,还能看到和他面对面站着的T’challa和Nakia的表情,和他同样的满脸尴尬。

偏偏那只黑豹还站着一动不动地任由背上的白猫在它的脑袋上胡闹,他简直想把自己埋进土里,太丢人了。

“哇!老哥,我可从没见那只魂现敢在你的黑豹面前还那么嚣张的!”

Shuri!! 

“咳咳,我也从来没见过这种情景,不得不说你的猫和你一样让我惊讶,Everett。”

呵呵,惊讶?等你知道那只老猫想睡了你的黑豹的时候,再告诉我你的惊讶吧。

“呵呵,我想这就是人间处处有惊喜吧。”

为了尽早结束这场闹剧,他快步走向魂现,一把拎起那只捣蛋鬼,幸亏魂现是没有实体的,不然他都要怀疑自家的猫能撸下一堆的豹毛出来。

“Everett,你在干什么?!”

Shuri的尖叫声把他吓了一大跳,他控制不住得小跳了2下,“Shuri,你才是想干嘛,你快把我吓死了!”

“可你把你的魂现抓起来了……”

“是的,我只是希望他别再骑在T’challa的黑豹身上闹事,”这有什么可以大惊小怪的,“而且我还打算关它禁闭,让它好好反省反省。”

“可,可那是魂现,我从来!从来没见谁能摸到魂现!”Shuri非常激动,说话时都有些结结巴巴地,从对方不停踮脚的动作看来,Everett不怀疑下一刻Shuri很可能就会扑到他的身上,摇着他的领子质问他了。

Shuri激进的语气有些吓到他了,“我以为所有人都可以这么做啊。”

“比如说,你有见过谁摸过吗?你的父母还是亲戚?或者是朋友?”

这算是斑类的研究调查吗?

魂现原本就是很隐私的东西,一般在不熟悉的人面前根本不会随意展现出来,而Everett因为工作性质,身边能交心的朋友并不多,再加上原本斑类就极其稀少,他实在想不起有没有见过谁能碰到自己的魂现了,仔细想来,他父母也似乎从没有在他面前有过抚摸魂现的行为。

这很怪异。

他们的话还没说完,就被Okoye的通讯要求打断了,一个自称Erik的男子,带着Klaue的尸体只身来到Wakanda。

迫于无奈他们只能先放置了这个问题,去解决更重要的事情,而他也因为处于对某些安全问题的考虑被暂时安排在某间客房内。

幸亏T’challa在离开前已经吩咐下去,让人为他准备了些食物和水,不然在他无聊死之前他得先饿死,不过一个人等待的时间确实难熬,还好房间内的装饰品多到他可以研究好几天的了,等他再次见到Nakia的时候,他被告知T’challa已经死了,现在他需要跟着Nakia等人一起去逃命,不然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

雪山上的温度很低,即使裹着保暖用的毛毯,他们一行四人也全程都在打颤,当他们被JABARI抓住的时候,他松了一口气,他知道他们至少不会死在雪山上了,而当M’baku带着他们去见正躺在雪堆里等死的T’challa的时候,不管是不是费洛蒙作祟,他都是发自真心的感谢豹神没有将T’challa带走。

他看着Ramonda喂T’challa喝下心形草,并将他埋进雪中,他只能默默地仰望星空,向豹神祈祷,祈求T’challa能够醒过来,“Amaku。”

当他感受到奇怪的波动时,所有人都像被定住了一样,只能傻傻地看着雪堆中出现一只紫黑色的豹子。

直觉告诉他,那不是T’challa的黑豹,尽管它们那么相像,紫黑色的豹子有着一双温柔的眼睛,那让他想起还活着的T’challa。

“Bast——”Ramonda情不自禁地赞叹道。



玫瑰的金手指准备开起来……感觉都在走剧情都没好好谈恋爱,陛下到现在对玫瑰还处于‘直男好友’阶段,玫瑰则处于老子对你有好感,但和你谈恋爱太麻烦,就算老子的猫喜欢你也没用,各种嫌弃的阶段。卧槽!好烦!

评论(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