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愛3104

CP可拆不可逆!

【豹玫瑰】任性的猫殿下 8/N

Warning:

OOC、以及让作者都感觉不适的金手指

最近在慢慢beta之前的几章...感觉脑子都不够用了OxO

8.

如果两天前,Everett一定不会相信世界上有豹神Bast的存在,最多认为是Wakanda的某种宗教信仰,就凭向一只豹子祈祷就能传承守护着整个国家,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可现在他不但相信了,还向它祈祷,祈求它能让T’challa尽快醒过来。

看着Ramonda等人都朝豹神跪了下来,连M’baku都没有犹豫的单膝着地朝豹神行礼,Everett才最后一个反应过来的,他学着Ramonda一样,双膝跪地,闭上眼睛并在心中默念。

“Kenny。”

脑内的声音那么温柔,温柔到让他产生了想要落泪的冲动;又是那么让人怀念,就像是某位远行的亲人回到了身边。

他忍不住睁开眼,想再看一眼豹神Bast,然后他惊讶地发现Bast已经站在他的面前静静地望着他。

他不知如何去形容眼前的一切,因为此时站在他面前的是位神祇,它不像其他神祇那样有着人类的样貌,但它却有着如水如沙如黑夜的气质,黑紫色的毛发间散着的金色柔光,仅需站在那里就足以让人顶礼膜拜。

它温柔的双眼一直在注视着他,就好像他们认识一般,眼神中透着点怀念与忧伤。

“Kenny。”这次他看清楚了,Bast的嘴没有动,声音直接出现在他的脑海中,它再次呼唤着他的名字。

“是的,豹神,我在。”他一点儿都不了解Wakanda的文化,为了以免触怒到神灵,带着几分踌躇,他小心翼翼地回应着。

Bast摇摇头,继续呼唤道,“Kenny。”

“我,我不明白,”所以Kenny是什么Wakanda咒语吗?他向Shuri看去,希望对方能为他解惑,但Shuri只是回了他个摇头摆脑的动作。

Whattttt?!

就在他被Bast和Shuri搞得一头雾水,一筹莫展的时候, Everett的白猫再次自说自话地出现,并趴到他的头上俯瞰Bast,“咕噜噜。”

“吼。”

“咕噜噜噜。”

他听不懂动物的语言,但他可以感知到他的猫对Bast的亲近感,似乎Bast也将他的猫错当成了自己的后代了,并用他的中间名给他的猫起了个名字。

它们的交流没有持续多久,Bast就转身往T’challa埋葬的雪坑走去,Kenny跟着也跳下地,回头望了一眼Everett,然后跟随着Bast一起跃进了雪坑之中。

下一秒,Everett眼前一黑,等再次看清的时候,雪花飘飘的雪山就变成了一望无际的非洲大草原,天如碧,沙如脂,一棵又一棵的粗壮树木分散在各个区域,与他上次待的地方截然不同,唯一相同的是,他这一次也还是未着寸缕。

他在原地等了很久,也试图召唤Kenny,但它都没有出现,他只能硬着头皮跟着感觉走,他已经经历过一次了,而且这一次他没有受到致命伤,他相信就算只靠自己也一定能找到出路。

他一路向前,一边走一边享受着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的感觉,脚下是细软温润的沙粒,即使光着脚在行走的他也不用担心会弄伤自己。

直到天空开始慢慢变成绚丽的绛紫色,漫天的繁星在炫彩的极光中闪烁,他才在一棵枯树边发现T’challa,他正躺靠在树干上假眠,如果不是他正好穿着一套白色的宫廷礼服,真得很难发现他。

在Everett以光屁股的状态走向穿戴整齐的T’challa时,他有想过要杀人灭口,不过在他动手前,T’challa已经先将自己的上衣脱下并扔向他。

大了几个号的白色长摆外套勉强将他的下体遮住,为了不走光他只能一直用双手拉着下摆,但两条白晃晃的腿就只能委屈它们继续光着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应该是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Everett,”T’challa直视着Everett的双眼,“这里是Wakanda代代相传的先人之境,就我所知,除了在继承黑豹力量时能够来到这里之外,还没任何人出现在这里过,你到底是谁?”

“我也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Everett开始向T’challa解释他到这里的经过,以及他和Shuri等人在T’challa失踪后所发生的事情,当然也包括M’baku为他们所做的一切。

听Everett将所有的事情讲完,T’challa轻轻叹了口气,“豹神在上,幸好你们都没事。”

“是的,感谢豹神保佑,”说着,他想起刚刚发现T’challa时,他的状态明显不好,一脸的心事重重,“我只是不懂,为什么你还在这里?Shuri她们还在外面等你。”

“我知道,只是我现在很混乱,”他摇了摇头,愁容满面,躲避着Everett直视他的眼神,“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说说看呗,”Everett用右手食指指了指自己,外加附赠了一个调皮的wink,“我可是个很好的倾诉对象,Shuri每次都给我5星好评哦。”

T’challa的嘴角微微扯动了下,他转过头闭上眼睛,开始回想记忆中的父亲,“我的父亲,也就是上一任Wakanda的国王……”

“……”他在斟酌怎么说才好,那个人是他的父亲,是他曾经最爱的亲人。

Everett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地等待着T’challa再次开口,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他只是一个聆听者。

“他,我是指过去的他,做错了一件事,并且因此伤害了一些人,”当话说出口后,后面的就不再那么困难了,他说得很慢,偶尔会磕巴一下,有时还会停顿一会儿再继续,花了很长的时间,一点一点地将积在心里的事说了出来,“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这是一个关于T’chaka、N’Jobu 、Zuri、T’challa以及Erik之间恩怨情仇的故事。

“你不说些什么吗?”

“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我只是负责听故事,”这个故事里有太多的巧合和无奈,没有什么谁对谁错,他们都只是做出了当时自己觉得正确的决定罢了。

“如果,我是说我想听你说说看你的看法。”说完一切的T’challa明显轻松了很多,他望着Everett,眼神中带着些他自己都没发现的期许。

“好吧,”Everett咽了口口水,思考了一会儿才开口,“我不会去批判些什么,毕竟我只是个局外人,但我得说,T’challa,”他顿了顿,看着T’challa非常认真地说道,“你得去见你的父亲,无论是对着他发一通牢骚,还是狠狠地揍他一顿,你都应该去见他。”

“他是你的父亲,他有权利倾听你对他的抱怨,并且不是谁都像你一样那么好运,还能再见到死去的亲人。”

他们相互瞪着眼,直到T’challa噗呲一声笑了出来,“5星好评,嗯?”

“是的,拒绝一切差评。”

他陪着T’challa走了一小段路,然后在距离那棵巨大的古树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让T’challa独自一人前往,他只是个外来人,不适合参与那样的场面。

等T’challa走后,他背对着T’challa离开的方向席地而坐,并用礼服的长摆尾叠成一个小垫子垫在了屁股下方。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希望T’challa不会让他等太久。

TBC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