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愛3104

CP可拆不可逆!

【豹玫瑰】任性的猫殿下 10/N

10.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他在刚下车时就已经注意到了Everett,他是如此的小巧,就连身边的女下属都要比他高出几英寸,灰色的西装套装搭配他那张娃娃脸,简直就像是一个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孩子,不禁让人想要质疑CIA为何要将如此重要的任务派给这样一个人,但不可否认的是那时的T’challa根本无法将自己的眼睛从Everett的身上移开,就连Everett脸上公式化的笑容在他的眼里都带着某种甜美的气息。

而他最喜爱的还是Everett那双迷人的大眼睛,当见多了各式各样的人之后,你总能从眼睛里看懂一个人,Everett天生有着一双灵动的蓝色眼睛,你很难想象这样一双干净、真诚的眼睛是来自一位CIA特工的,所以当Everett歪头看着他的时候,他一点都不怀疑当时自己的心脏一定停跳了几秒。

这个小个子美国男人对他有着一种不可思议的吸引力,如果不是时机不对,也许他们早就成为朋友了,也可能不只是朋友那么简单,只可惜在那之后他忙着复仇,忙着接过国内的所有政务,再然后就是Klaue和Erik的事情,他一直在忙,被各种各样的事情纠缠着脱不开身,他也会忙到头昏眼花,完全没注意到在这些事情里多多少少总能发现Everett的身影。

他一点一点地扒开压在Everett身上的积雪,用手掌小心翼翼地为他抹开脸上的积雪,看着那张青紫色的脸,渐渐与自己印象中的面容重合,Everett总是让他惊讶,不知道他那瘦小的身体里哪来那么大的力量,无论发生任何事他总会无畏无惧地做着他认为正确的事情。

他的心中五味杂陈,他怪自己没有保护好Everett,甚至还让他替自己而死,他的理智告诉他,他该离开,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去做,他的臣民还在等着他回去,他不该只是坐在这里看着一具尸体难过;但他的心却告诉他,他不想离开,他舍不得让Everett独自一人睡在这冰天雪地之处。

“……”他将Everett搂进自己的怀里,就像在先人之境一样,将他的头安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他试着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怀中这具冰冷的身体,“我只是不懂,为什么一定是他。”

他在心中问着自己,为什么就一定要是这个男人。

“T’challa ,你该放手了。” Ramonda说完就再也没有催促过T’challa,只是站在一边静静地等待着,她相信自己的儿子很快就会走出来,就像是他父亲离开时的那样。

而Nakia在另一边安慰着小声哭泣的Shuri,T’challa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此时的他是多么的羡慕着她,他也想像她一样哭泣,即使只是让自己流下一滴眼泪,但他哭不出,他抬起眼看着外面逐渐升起的太阳,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滴血,他的双眼布满血丝,但他的眼眶里只有干涸和刺痛感。

他将Everett搂得更紧,此刻,他觉得自己的心可能已经随着自己怀里的男人一同死去了。

“Everett…”那是发自他心底的声音,包含着愧疚和无奈,但更多的是心痛与不甘。

似乎是听到T’challa的呼唤,Everett的意识开始渐渐苏醒。

他的全身都已经冻僵了,眼睛几乎睁不开,耳边只能隐约听到某人的呼吸声,他的舌根也被冻到说不出话来,还好他的声带还勉强能够使用,但此时此刻他唯一能发出的声音,也不过是一些断断续续的嘶嘶声,再加上山顶上特有的呼呼风声,连他都几乎听不到自己发出的声音,他冷极了,连颤抖身体的力气都没有,甚至于T’challa身上的温度都只能让他感觉到刺痛感。

他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在先人之境内睡着的,只不过迷迷糊糊中隐约有感到自己越来越冷,直到现在恢复知觉后,他才发现,自己似乎又被迫‘死’了一次。

渐渐地他开始能清楚地听到更多的声音,眼睛也能微微睁开,虽然视线还有些模糊,但他能从T’challa的表情中看出他的痛苦。

他惊讶于T’challa对他的感情,除了T’challa父亲去世那段时间,Everett还从没见过他在哪些事情上如此的感情外露过,在他印象里的T’challa一直是那个做事稳重,偶尔有些小调皮的大男孩。

 “嘶…”“嘶…”

他想办法试着让自己的声带发出更大的声音,可即便他使出全力,都没能引起T’challa的注意,那个混蛋还在黏黏糊糊地抱着自己,而此刻比起黏糊的拥抱他更需要的是泡个热水澡。

当T’challa将 Everett整个搂紧自己怀里,准备做最后的告别时,他感觉到自己的耳朵被轻轻舔了一下,下一刻他整个人都愣住了,大约半分钟后他又一次感觉到耳朵被舔了一下,这次的时间更长,可能有1-2秒钟。

“Everett?我的天,”他松开抱紧的双手,鼓起勇气看向Everett,对方正半睁着眼瞪着他,微微张开的嘴唇间是隐约可见的粉色舌尖,“嘶…愣(冷)素(死)唔(我)呢(了)…”

他的声音轻的像只刚出生的小猫崽,满是气声的话语也让人听不明白,但连续的哼哼声让T’challa知道,此时在他怀里的人还活得好好的,他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好不满足的。

“Everett!你就是个混蛋!你害我哭了一晚上!”Shuri的脸颊上还有没有擦干的泪水,隐隐泛着光。

Ramonda也悄悄地松了口气,她意识到Everett对T’challa存在着某种特殊的意义,不管怎么说,无论这个男人之前是什么身份,以及做过些什么,一位被豹神召唤并活着从先人之境回来的人,总会成为Wakanda的贵宾。

更不用说,这一路上她们一同经历的以及他救了T’challa的这件事,都值得Ramonda把他当亲人对待。

“炮(抱)切(歉)…”让你们担心了。

TBC

作为一名资深魔法师,我是真的超不会写感情戏啊啊啊啊!所以你们凑合着看吧,之后应该就是玫瑰的摄政王之路了...(/白眼

评论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