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愛3104

CP可拆不可逆!

【豹玫瑰】任性的猫殿下 11/N

11.

在冻了一个晚上之后不但能够享受到被人伺候着泡上一个热水澡,还能得到一个全套的皇室Masaji,Everett觉得没有比这更划算的事了。

他甚至怀疑就算Wakanda破产,T’challa也能靠着他超高水平的按摩本领养活一整个皇宫的人,无论是按摩手法还是按摩的力道,都是Everett此生享受过的按摩里最舒服的,而且任劳任怨,不需要另外支付小费。

等到T’challa帮他按摩完后,他觉得整个人都像是重生了一样,全身充满力量,这也导致在这之后的战斗中他错误的预估了自己的体力,差点再次死在战斗机轰炸产生的气流中。为此他又在Wakanda多滞留了半个月,同时也不得不忍受Shuri半个月的责骂,幸亏那段时候有T’challa的陪伴,让他不用单独享用Shuri版的炮轰式嘲笑,而在Shuri不在时,T’challa会陪他聊上一会儿,直到他认为Everett需要休息时才会离开。

他们聊天的范围很广,不限于任何内容,并极少针对某个话题来争论,即使出现这种情况T’challa也会想办法岔开话题,他们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在互相讨论各自截然不同的政治见解,或是听T’challa说起一些关于Wakanda的趣事,当然其中大部分都是关于Shuri的糗事,偶尔T’challa也会提起Zuri或者Erik,但Everett觉得他或多或少的对之前发生的事情还是没有释怀。

等他恢复了差不多,并在初步检查无恙后,终于被Shuri赦免放回到了自己在美国的家。

当然回到家并不意味着他就能好好休息了,在他CIA的办公室内还有成堆的报告等着他去批复,而其中最麻烦的就属此次他被T’challa带回Wakanda疗伤的后续报告了。

他曾因为此事而特意和T’challa聊过,但T’challa似乎从Erik事件后就过于信任他,将此事的处理方案全权交给了他,这对一个国王来说并不是好事,尽管Everett心里很高兴能够得到T’challa的足够信任。但他仍然担心这种信任是否会给T’challa带来不好的影响,他不得不婉转地提醒了一下对方,显然T’challa并不想和他理论这类问题,只是岔开了话题,询问起他的身体状况。

这也就导致了他得独自一人坐在电脑前抓破头皮想一个完美的应对方案,用以打发自己的上司,忽悠CIA可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为了不被抓到把柄,他得非常小心谨慎地处理这件事,而且,谁都不能保证那位雷霆将军会不会闻风而动。

他花了整整3天的时间写完了这份报告,反复多次地查看其中内容,直到确保报告书内的内容没有任何逻辑漏洞为止,事实上这份报告都在阐述一些CIA早就掌握或者是并不会在意的内容,他在报告内大量的提及Wakanda是个极其注重隐私的国家,所以在治疗他的全过程中,病房外一直都有士兵守卫,除了病房外他没有被允许去参观过任何地方,并且除了T’challa及其亲卫队外,他唯一能见到的活人也仅限一些医护人员。当然这些都是屁话,至于能不能瞒过自己的上司,还得靠他之后的演技,幸亏这么多年的CIA不是白当的,他对如何应付那些调查了如指掌。

事实证明他的上司确实不是个傻子,对方根本不相信他所写的报告内容,之后一系列的调查几乎花了他1个月的时间,但在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他有隐瞒事实的情况下,他的上司也只能派一些人对他做一些基础的监视,Everett很清楚这些不过是些CIA的常规操作,他真正要防备的一直都是那些非常规的操作。

同时这段时间内,Everett与Wakanda那边也没有断过联系,这都要感谢Shuri送给他的Kimoyo珠,除了每周1-2次由Shuri负责的例行身体检查外,T’challa也会每日拨一通电话关心一下他的身体状况。

从他回到美国后,他和T’challa的关系升温的很快,他甚至觉得T’challa有些过保护了,他非常清楚T’challa很担心他的身体,也曾多次提出愿意为他与CIA沟通,好安排他尽快回到Wakanda,他也曾多次提醒Everett短时间内连续多次受伤,甚至是濒死,并不是那么容易医治的,即使科技发达如Wakanda也不能保证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对于T’challa的提议,Everett全部都拒绝了,一部分是因为他不希望T’challa为了自己做任何有损于Wakanda的事,另一部分则是因为他不相信自己的上司是什么善男信女,一旦被对方发现T’challa对自己有着过分的关心,他随时有都可能被秘密关押及审问。

当然这之后没多久,Wakanda内部就通过了对外开放的法案,对此他并不抱乐观态度,但他愿意支持T’challa的决定,并试着去做一些自己能做的小事,至于T’challa在会议上拿各国议会成员当猴耍的这点,他持保留意见。

这个男人总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嘲笑他人的机会。

在Wakanda与联合国商谈对外开放方案相关细节的这段时间里,T’challa再次提出希望他能回到Wakanda,并表示在开放日那天会有他再次继任皇位的祭典,他希望那时Everett能够在场。

Everett沉默了一会儿才表示一定会准时去参加祭典。他是很想念在Wakanda生活的日子,也想念在那里认识到的人们,但他并没有做好回Wakanda的准备。

归根究底在某些问题上他没有对T’challa以及Shuri说实话,事实上在Wakanda的时候他的身体就已经出现了一些问题,但他隐瞒了这些情况,就目前回到美国后的情况来看这些问题暂时并不致命,但他还不确定是不是会影响到他今后的生活。

当他自雪地里醒来后就发现到自己身体的异样,只是那时候他并没有在意,换个更正确的说法就是他没有多余的时间和力气去在意那些问题,就以当时的情况来说,至于那之后的治疗则更多的让他只能躺在床上静养,一直到他回到美国后才发现,除了失去了魂现,他连斑类最起码的费洛蒙感知能力都没有了。

这也就意味着他可能已经不能算是个斑类了,但就基因上来说他也不是普通人类,而且就连Shuri都没发现他身体状态出了问题,纽约的医生更是检查不出什么了。他不将这些告诉T’challa他们也是因为不想让他们过于内疚,说到底,这一切的都是他自己的选择,即使当时Bast没有出现,只要有可能他也会选择放弃生命去帮助T’challa。

这不止是为了T’challa,可能当时的他更在意Wakanda发生的政权交换是否会影响到整个世界的格局。

为了能够准时在开放日前到达Wakanda,他提前向上司提出了长期休假的申请,上司也难得爽快地同意了他的请求,下班回家后他就开始打包行李,他并没有准备太多的东西,不出意外的话Shuri很可能已经为他准备好了在Wakanda生活用的物品。

当然,比起贴心小棉袄Shuri,T’challa的行动力更为高效,当晚他就派了Okoye开着皇家猛禽号去接Everett,这也导致Everett在开放日前一周就回到了Wakanda。

在开放日到来之前的这段时间都是T’challa最忙的阶段,整个准备工作和后续的一些安排都需要他亲自过问,就连Okoye和M’baku都跟着T’challa一直在忙进忙出,而在这段时间内还有时间能陪着Everett的只剩Shuri了。

Shuri带着他到处参观,给他准备Wakanda各个部落的特色服装,每天换着穿简直跟在玩cosplay一样,还请他吃当地的特色小吃,然后抽空调笑他几句,有Shuri的陪伴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偶尔T’challa也会抽空来陪他们一起逛逛街。

当然,Okoye很快也会跟着出现把他抓走,有时则是M’baku负责来抓人。

一周的时间过得很快,而开放日就在明天,今天早晨他已经被Shuri带着走了一遍过场,届时他会跟着她一起站在Ramonda的身边,尽管他多次拒绝这样的礼遇,但Ramonda仍然坚持这个决定。

而且就像Everett之前料想的那样,Shuri连他参加祭典要用的衣服都准备好了,一套橙红色款的传统宫廷服饰,他能想象到当他和Shuri站在一起时,那得是多么喜庆的场面。

万幸在开放日当天的早晨,T’challa派人给他重新送了一套服饰来,绿松石色的长摆尾外套及宽松长裤,除了配件以及部分刺绣在细节上不同以外,样式几乎和仙人之境里T’challa穿的那套一模一样,除了服饰外T’challa还为他另外准备了一条同色系的毛毯,这样就可以保证他在参加祭典时不会因为吹了长时间的风而生病。

在试衣过程中Everett发现Wakanda的衣料穿在身上的质感比他想象中好太多了,他已经打定主意准备让Shuri在他回去前为他订做几套衣服。

Wakanda对祭典的重视程度超越Everett的想象,各个部落近万人齐聚在瀑布,此次连一向不合群的M’baku都带着自己部落里的人到场祝贺。

因为之前心形草被Erik尽数烧毁,各部落在商量后决定此次的祭典上暂不举行挑战仪式,等找到心形草后再按祖训行事。

Wakanda的祭司燃起了祭典用的篝火,在场的人们开始唱起心中的赞歌,鼓声伴随着歌声,Everett站在Shuri的身边,看着T’challa从猛禽号上走下来,一步一步朝着祭司走去。

歌声似乎有着非常好的助眠效果,他的眼皮越来越重,眼前开始慢慢一片模糊,他觉得自己应该是睡着了,而且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梦中,他变成了一只白色的豹子,扑向T’challa,并将他一把扑倒在水里,他用自己长满倒刺的舌头舔舐着T’challa的脸,他能看到T’challa的脸上露出惊愕的表情。

被T’challa用蛮力压制住后,他开始用脑袋蹭着T’challa,央求着他陪自己玩闹,却只得到了被他抱在怀里顺毛的待遇,此时突然Bast出现了,到这里,梦突然开始变得断断续续的,几乎看不清楚……

过了一会儿,梦境又重新开始清晰起来,他看到自己咬着T’challa的平角裤催着他跟自己走,他带着T’challa穿过茂密的树林,趟过泥泞的小河,钻进了某个不知名的山洞,最后他们一起带回了心形草。

要不是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变成豹子,他简直要以为这一切都是真的了。

“我的天!我这是怎么了?!”一醒来,他就听到自己每根骨头都呻吟的声音。

“别动,Everett!我在给你做检查!”Shuri迅速地扶住他的上身,以免他在起身时伤到自己。

“Shuri,你千万别告诉我,我在祭典的时候睡着了,并且从山上摔下去了。”靠坐在床上并没让他好受到哪去,他连说话都能听到下颚骨咔咔作响。

“不,Everett,你要比那酷多了,”Shuri一脸正经地在Everett的身上捣鼓着各种仪器,“你是自己跳下去的。”

“……”Shoot!按照现在这个情况来看,除了失去斑类的能力外,他的身体果然还是留下了某些后遗症,天知道为什么偏偏要在如此重要的祭典上发作,“所以,我将这一切都搞砸了?”

“不,Everett,”显然Shuri在Everett醒后就立刻通知到了T’challa,而他在接到消息后也即刻赶到了Shuri的实验室,此时站在Everett床边的他早已换下祭典时的衣物,“事实上你带着我找到了心形草。”

“我带着你?”

“虽然我并不清楚你还记得多少,但当你化身成为豹子跳下来时,简直快把我吓死了,……”

“那不是个梦吗?!”

“这正是我打算说的,”Shuri举着Kimoyo珠摆放到Everett及T’challa的面前,蓝色光幕显示着大量资料,“Everett,你绝对能载入历史史册了。”

“Shuri!”T’challa用眼神催促Shuri尽快说正题,不要说那么多废话。

“好吧,好吧,经过我仔细检查,Everett的身体并没有任何问题…”

“但很明显,他的身体就是出现问题了,”T’challa发现Everett悄悄打了个摆子,他坐到床边将Everett搂紧自己的怀里,用极其温柔的嗓音安慰道,“Everett,别担心,我们可以搞定这个,相信我。”

“事实上,Bro,不是我想泼你冷水,但在这件事上谁都帮不了Everett。”

“Shuri!!”尽管Everett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恐惧,但T’challa能感受到他的身体在不自觉地颤抖。

“你就不能让我把话说完吗?”Shuri对着T’challa翻了个白眼,对于自己哥哥这种过保护的举动简直看不上眼,“谢谢,Everett最主要的问题并不是出在身体上,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之前为他做的所有检查都反应机体正常的原因,真正的问题出在基因上,因为某种或者某些刺激,你应该知道我指的是哪些,导致他的基因产生应激性的变异,换句话说就是,他返祖了。”

看到T’challa又打算插嘴,Shuri用眼神示意他闭嘴,听她把话说完,“而且无论是在Wakanda还是在全世界范围内都不可能找到一个完整的原始基因碎片,我是指完整的古代斑类的基因碎片,这也就意味着,我们不能拿Everett的基因做任何试验,明白了吗?”

“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了,才是在害Everett。”

在Shuri说出结论后,Everett和T’challa都没说话,只是下意识更靠近彼此,“所以,我以后是不是还会变成野兽的样子?”或者以后永远都是野兽的样子……

TBC

cargo已经下载完毕,准备开始自虐之旅orz

评论(10)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