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愛3104

CP可拆不可逆!

【豹玫瑰】任性的猫殿下 12/N

12.

Shuri又拿了一颗kimoyo珠,让更多的资料显示了出来,她指着某张基因链图片解释道,“这张就是你的基因链对比图,这个是你过去的基因链结构,与普遍斑类的基因图几乎没什么区别,当然也不排除你之前就有某些隐性基因,而这边这个是你现在的基因链结构图。”

她一边为Everett翻转展示着那些基因链图片,一边为他标示出那些图的不同之处, “你可以看出这2张图里有非常明显的区别,简直就不像是同一个人的基因链,至于你所顾虑的那件事,我还需要做大量的实验检测才能知道答案,并不排除你以后还会有兽变的可能。”

“当然,”再次收到T’challa眼神警告的Shuri立刻改口道,“当然也可能不会,”她轻轻拍了两下Everett的肩膀,“我会尽量让它成为你这辈子唯一一次的变身体验。”

之后Shuri又跟Everett解释了更多细节上的问题,同时她也向他提出了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她都需要为他做一日多次的抽检,其中包含大量的血液以及小量的体液检测,这也是为了能够排查他的基因链是否存在多次异变的可能,“看来你得开始适应在Wakanda的生活了,你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都需要留在Wakanda。”

“事实上,我刚刚已经向议会申请让Everett正式成为瓦坎达人。”

“What?!我以为只要排查出原因,找到治疗方法,我就可以回美国了,”他转头看着T’challa,他瞪大双眼,怒气冲冲地用手指着他说道,“T’challa,我是个美国人,我不可能一辈子留在Wakanda,而且!你也没权利这么做!”

“咳咳,其实这件事我原本打算放到以后再说的,”Shuri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哥哥这么简单粗暴地就捅破了这件事,她知道她的哥哥想留Everett在Wakanda,她也喜欢Everett,当然不是那种喜欢,鉴于他之前为Wakanda以及她哥哥所做的那些事,她简直想象不到有谁会不喜欢这个小个子男人。

 “因为之前T’challa有跟我提过你能感应到他人的费洛蒙,当时我以为只是你比较特殊,在那之后我做了一些调查,结果也挺出乎我的意料,我发现只有瓦坎达人是天生不会受到费洛蒙影响的体质。”

她又换了一张测试指数的资料显示在Everett面前,“这也是为什么我哥哥会希望你能留在Wakanda的原因,我只是没想到我的亲哥哥会那么独断。”

翻看着Shuri提供的资料,Everett这才发现此时房间内的费洛蒙指数早已到达峰值,几乎达到了一个不可能出现的数值,而他自己正是这些费洛蒙的制造源。

虽然Shuri没有明说,但Everett已经明白自己现在就是个会行走的信息素武器。

“除了Wakanda,你哪也去不了了,Everett。”他看着Everett慢慢红了眼眶,不顾他的挣扎,直接强势地将他抱进自己怀里搂得紧紧的,并在他的耳边轻声说,“你还有我们,Everett,你还有我。”

看到T’challa紧紧抱着Everett在他耳边说着些什么,Shuri悄悄地给他比了个手势后就离开了实验室,将空间留给自家的哥哥。

Everett浑身抽搐得厉害,即使被T’challa紧紧搂抱住,他仍在T’challa的怀里瑟瑟发抖,他用手指紧紧抓住对方的衣襟,洁白的牙齿狠狠咬住自己削薄的嘴唇,直到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停止了颤抖,他才松开自己那早已流血的嘴唇。

T’challa看着Everett毫无血色的脸,他知道对方心里很是难受,却不愿发泄出来,只是习惯性地隐忍着,他摇摇头不知道自己怎么样做才能让对方好过些,他看着对方微微翕动的嘴唇,下唇已经多处被咬破,他伸出手为他擦拭掉嘴唇上的血渍,他为这样的Everett感到心痛。

他抬起Everett的脸,看着他的眼中流光四溢还有那快要溢出的悲伤,他缓慢地凑近,直到自己的嘴唇附上对方的,起初他什么都没做仅是温柔地舔着Everett的嘴唇,待他发现Everett眼中悲伤转化为震惊,他开始轻微地吮吸着对方的嘴唇。

T’challa目不转睛地看着Everett,注意到对方慢慢收起了震惊与不安的表情,脸色也逐渐恢复红润,甚至渐渐感觉到对方开始回应起自己的轻吻。

Everett小心翼翼地探出舌尖,轻舔对方的嘴唇,却被T’challa找准机会撬开他的,湿热的舌头长驱直入,在他口中游动探索着。

T’challa贪婪地啜着对方的舌头,两条舌头搅合在一起,伴随着色情的吮吸声,Everett没有排斥他的入侵,而是配合的伸出舌头,他们忘我地亲吻着,不断变换着角度去碾压对方的双唇,溢出的口津顺着脖子往下流。

Everett忘情地揽住T’challa的脖颈,手指插入对方的发丝间摩挲着,在嘴唇分开的间隙,他惊叹道,“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竟然真的这么干了。”

“噢,Everett,”T’challa感叹着,开始温柔地亲吻着对方的额头、鼻梁、脸颊,“在经历了那么多,难道你还以为我对你会没有任何感觉吗?”

“我不知道,”Everett享受着和T’challa耳鬓厮磨的感觉,任由自己沉溺在对方深情的眼神中,此刻的他拒绝思考任何事情,“我的脑子现在一片混乱。”

“Everett,我不需要你现在就告诉我答案,但我希望你能留下来,留在Wakanda,”Everett脆弱的模样让他心生怜惜,他轻抚着对方银黄色的发丝,“Just stay for me。”

“给我一个照顾你的机会。”

TBC

极其短小的一章,我试着写出2人之间那种温情的亲吻,我尽力了!(单身狗写完这个后,自觉受到暴击1万点...

评论(5)

热度(54)